一朝夺冠天下知!走进北京电竞基地揭开“青春饭”的苦与乐


几年训练无人问,一朝夺冠天下知。这句话用来概括电竞选手短暂的职业生涯十分贴切。很多电竞选手都是出了大学校门就进入电竞圈,最高领奖台上的奖杯就是唯一的奋斗目标。训练中有激情、有疲惫、有乏味,看到年轻选手进队也会感到巨大的压力,这种紧迫感贯穿了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。

北京KBG电子竞技俱乐部专注于手机游戏,训练基地设在通州。200余平方米的训练基地共分四层,一层是青训区,二层和三层分别是选手的活动区和训练区,四层则是选手的休息区。

一张1米多长的训练桌、一台液晶电视、6把电竞椅、6个私人物品柜和一组长沙发,就是训练室的全部。俱乐部教练胡滔说:“在这间40平方米的屋子里,选手每天要待12个小时以上。训练、吃饭、临时休息全都在这里。楼上是睡觉的地方,所以大家基本上每天就是楼上楼下的跑,根本没时间出门。”

不同于上班族的作息,一般上午11时电竞选手们才起床。洗漱、吃早饭,12时大家就来到训练室做准备了。胡滔说:“一般先开始热身,大家组队打几局,把每个人的状态调整到最好,到了下午1时正式训练就开始了。”

从下午1时训练到5时,然后选手们有一个小时吃饭休息的时间;晚上6时起接着训练,直到晚上9时;这时教练会对一天的训练进行总结,随后继续训练直到凌晨2时。有些选手会选择自己加练,一直要练到凌晨3时。胡滔说:“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安排,尤其到了赛前备战期,训练时间还会延长,选手们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。”

电竞属于小肌肉群运动,为了不让选手久坐后身体出现问题,很多俱乐部都对选手的训练和生活有严格的要求。胡滔说:“手游和电脑游戏不一样,最开始大部分选手都是低着头玩儿,一天12个小时的训练下来,对选手的颈椎和腰椎都有不小的伤害。所以我们训练时,要求选手必须把手臂架在桌子上,保证身体坐直。为了保证大家的身体健康,俱乐部还聘请了营养师和厨师,每天的饭菜都能均衡营养,避免大家吃垃圾食品。”

27岁的余万武是KB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队长。2016年退伍回家后,他开始帮助家人打理生意,心中却有不甘。他说:“我上学时就喜欢玩游戏,而且是玩得最好的一个。我也利用空闲时间和朋友参加了不少比赛,都拿到了很好的名次。后来俱乐部的教练通过游戏私信我,希望我去试训,那时我感觉自己多了一个选择。”

“你这是不务正业,玩儿游戏的人那么多,哪儿就轮到你了?干点儿正事儿吧!”当余万武说出自己的想法后,家里极力反对。他却没有放弃:“以前我没有好好学习,浪费了不少时间。现在我有一个新的选择,我不想放弃。让我试一下吧,如果不行我马上回来。”最终,余万武说服了家人,踏上了电竞之路。

好似被命运眷顾了一样,余万武顺利通过了试训,成为职业电竞选手。后来他获得了全国总冠军,捧杯时他非常高兴。他说:“这种成就感我从来没有过,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。”这之后余万武也曾短暂地做过教练,不过最近他又回归成为一名选手。

余万武说:“对于电竞选手来说,站上最高领奖台就是真正的荣耀时刻,证明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。对我来说,通过电竞挣到的钱可以反哺家庭,看到这些成就家人也都开始支持我了。”

WE电子竞技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李晓峰已接触电竞近20年。他说:“2000年左右我决定去打电竞,别说家人了,同学都很不理解。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,那时我感觉自己有身份了。到了2005年我获得了世界冠军,我用实力向大家证明了我自己。”

去年大专毕业后,21岁的邓金龙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。入行刚满一年,他对电竞有了新的认知。邓金龙说:“从前把游戏当成爱好时,我很自由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当我成为职业选手后,我就要按照教练的战术进行训练。一个角色、一套阵容演练上百遍是常有的事儿,那时就会感觉游戏真的很乏味。”

成为职业选手的3个月后,邓金龙的颈椎就开始疼痛难忍,后来通过按摩才有所缓解。余万武的腰部和手也有旧伤,都是训练时留下的。余万武说:“几乎每一位职业选手的腰椎、颈椎、双手都有伤病,因为我们一天要在训练室里坐12个小时以上。另外,一些早就退役的选手虽然才25岁左右,但也有患上高血压、糖尿病的。这和平时作息、饮食不规律都有很大关系。”

相较于李晓峰和余万武,邓金龙还没有什么成就感,可是他已经感受到了电竞行业的压力。他说:“我现在是队里的主力,但这个行业每天都在优胜劣汰。电竞选手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,每当看到更年轻的选手来队里试训,我的压力就特别大。如果他们的技术比我好,比我训练更刻苦,可能我就会被顶替,我的职业生涯很可能就会提前结束。”

邓金龙说,目前各类电竞比赛很多,但是真正有含金量的比赛却很少。所有选手的目标都是拿到冠军,如果拿不到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,毕竟第二名和最后一名没有任何区别。“电竞选手虽然不多,但是几年职业生涯下来,最害怕的就是一无所获。”他说。

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短暂,黄金期只有短短一两年,退役后能做些什么呢?余万武想在退役后从事教练或赛事策划的工作,继续在电竞行业里打拼。而邓金龙却给自己规定了时间,他说:“从现在开始到25岁,我会付出最大的努力,看看有没有什么成就,如果没有我就及时退出,往游戏解说方向发展,我用这4年来赌一把人生。”

近几年,中国的电子竞技俱乐部在全球范围的比赛中成绩亮眼,甚至有三支俱乐部先后获得了单项游戏的全球总冠军,让不少年轻人燃起了电竞梦。

李晓峰希望,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一定要保持理性。他说:“不少人认为自己玩得不错,就可以来打电竞,他们大部分是被电竞选手短时间内的光环蒙蔽了。在当下部分热门竞技游戏中,综合排名前十的选手年薪可达上千万,排名稍后一点的也有上百万。但是他们只是电竞选手中的一小部分。”

李晓峰说:“每一支俱乐部都会在游戏中挑选服务器排名前50的选手,然后联系他们参加试训。先进行一段时间的线上试训,看看技术怎么样,通过后会联系线下试训,这时就要看选手的综合素质了。比如和队友的沟通能力、局面被动时的心态、调节压力的能力等,都通过了才能拿到职业合同。步骤不多,但是淘汰率不低,即便前50名都来了,最终能留下5个都算多的。走到这一步,你还只是一名青训选手,要通过努力才能进入一线队伍。”

李晓峰认为,想要成为职业的电竞选手需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。“如果自己的排名是前50,那么你可以考虑;排名51到200,说明你有一定天赋;从201名到1000名,说明你玩得不错;1000名以后就根本不要考虑了。”余万武和邓金龙都觉得,成为职业选手不仅要做好承担压力和高强度训练的心理准备,更要提前设计退役后的人生。

北京华游竞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经理万露泽认为,1998年电子竞技在中国有了雏形,历经20多年发展,整个行业越来越规范,而且其中的很多内容都参照了传统体育的模式。

万露泽说:“我国第一批电子竞技俱乐部里只有几名选手和一个教练,现在越来越多的俱乐部配备了领队、数据分析师、营养师、康复师等岗位。可能一个俱乐部对外是几名选手,他们背后却有一支20人的团队在提供保障。”

万露泽介绍,20年的电子竞技发展也衍生出许多子项目,比如体育类、建造类、卡牌类、战术竞技类等,这些类别下面对应了各种游戏,这样的分类也是参照了传统体育的模式。“另外有些热门游戏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赛制,俱乐部之间也有队员转会等制度,说明电子竞技的发展正在逐渐成熟。”

不过万露泽坦言,缺乏理论指导是行业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。“比如传统体育运动员的筛选和训练都是有严格标准的,到了后期可能还有针对某一位运动员的训练标准。而电竞的教练团队恰恰缺乏这种理论,一个俱乐部挑选选手方法是固定的,选人标准却仅仅依靠教练自己的经验。目前成熟俱乐部的运营框架已经参照传统体育项目了,不过整个行业还需要总结一套统一的理论体系,未来电子竞技的发展要着重弥补这方面的缺憾。”万露泽说。

入伏以来,湖南省资兴市消防救援大队开展“三伏大练兵”活动,组织消防指战员对实战操法和日常救援专业技能进…【详细】

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省长办公室25日发布声明说,该省首府贾拉拉巴德及周边部分地区24日晚发生洪水,造成5人死…【详细】

7月25日,印度新当选总统德劳帕迪·穆尔穆(右)在新德里的议会大厦宣誓就职。【详细】

鲜为人知的是,从火箭点火、助推器分离、整流罩抛离、舱箭分离,再到问天实验舱在太空中不断调姿,每个飞行姿…【详细】

截至目前,被誉为“中国天眼”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已发现660余颗新脉冲星。截至目前,被誉为“中国天眼…【详细】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